深度阅读每一个设计作品都举世无双

当前位置:erp > 新闻资讯 > 深度阅读 >

新冠疫情严重影响智能制造,中国制造2025还能实现吗?

日期:2020-03-09 / 人气:

2020年初,当新冠病毒遇上春节,一场令人措手不及的疫情迅速蔓延开来,令所有人都感到恐慌,中国经济也因为这次疫情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因此不免有人会担心,此次疫情会影响中国智能制造的发展进程吗?中国在2015年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还能实现吗?


其实答案显而易见,疫情对于中国智能制造的影响肯定是不容忽视的,但是我们得分开两头来看。

首先要理解智能制造的本质


2012年美国通用电气提出“工业互联网”的概念,2013年德国提出“工业4.0”,2015年中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这三者,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建立智能工厂。相同的目标,但基础和的环境是不同的,所以实施的途径不同,具体见下图:


从图上可以看到,虽然有所不同,但三者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打造智能工厂。

除此之外,对于“智能”和“智能制造”的定义,搜索引擎和业界人士给出的解释都是不同的:

在搜索引擎上:

智能的定义是从感觉到记忆到思维这一过程,称为“智慧”,智慧的结果就产生了行为和语言,将行为和语言的表达过程称为“能力”,两者合称“智能”,将感觉、记忆、回忆、思维、语言、行为的整个过程称为智能过程,它是智力和能力的表现。

智能制造的定义是面向产品全生命周期,实现泛在感知条件下的信息化制造。通过智能化的感知、人机交互、决策和执行技术,实现设计过程、制造过程和制造装备智能化。

智能制造系统的定义是一种由智能机器和人类专家共同组成的人机一体化智能系统,借助计算机模拟人类专家的智能活动进行分析、推理、判断、构思和决策等,从而取代或者延伸制造环境中人的部分脑力劳动。同时,收集、存贮、完善、共享、集成和发展人类专家的智能。


而业界人士给出的相关定义如下:

智能制造就是基于CPS(赛博物理系统)技术构建‘状态感知-实时分析-自主决策-精准执行-学习提升’的数据闭环,以软件形成的数据自动流动来消除复杂系统的不确定性,在给定的时间、目标场景下,优化配置资源的一种制造范式。 该定义所涉及的各项基本要素包括:

●智能机理:状态感知-实时分析-自主决策-精准执行-学习提升;

●操作对象:数据(信息与知识的载体);

●使能:软件中的算法与规则(数字化知识);

●本质:数据自动流动,并因自动流动而形成知识泛在;

●目的:消除复杂系统的不确定性;

●约束:给定时空场景;

●价值:优化配置制造资源。

因此,从本质上讲,智能制造就是将制造-生产-使用的各个环节的信息同制造相结合。疫情会影响经济,影响生产,但疫情终将会得到控制,我们的生活终将会恢复正常,不少制造业企业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甚至一些中小制造业走到生死边缘,因为他们的市场过于狭窄、资产太重、人员太多且现金存储量不够。

就中国制造来讲,疫情过后可能产生5种变化


变化1:产业互联网实践的速度会加快

此次疫情因为限制开工而受到冲击最大的制造业就是使用工人最多的企业和采用传统管理手段比较多的企业,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初六刚过,大批外地工人特别是湖北工人涌入温州,导致温州迅速“封城”,这说明温州的绝大部分工厂仍然使用大量的工人和传统的管理方式。所谓传统的管理方式就是车间使用更多的工人,供应链、运营平台、营销系统仍然是依靠传统的现场、线下人力进行处理,整个价值链基本以人工为主且必需现场操作导致整体运营成本高居不下不说,在特殊情况下,这种局面也降低了整个运营的效率和灵活性。因此,无论是大型企业还是中小企业,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基础的产业互联网系统无疑会使得制造业运营更加快速、更加灵活,总体成本更低,也使得总资产变得更轻,更能有效的面对各种市场情况以及突发事件。所以,疫情之后,中国制造有可能迎来一波产业互联网落地的高潮。

变化2:价值链全球化布局速度可能会加快

此次疫情导致的停工不仅给制造业带来了直接的损失和危机,而且敲响了一个警钟:如果你的工厂只在一个地方,甚至全部在国内,所遭受的损失是全面的,如果你的布局是全球化的,在北美、欧洲、东南亚,或者中东,那么你的经营就有了灵活性,就会从容应对这类区域性的客观环境危机(这就是所谓的不可抗力,但是它却可能会发生,而且一旦发生,有的企业就“猝死”了)。


因此,疫情之后,很多制造业,不仅仅是大型企业,即使是一些中小企业,可能也会思考自己价值链的全球化布局问题,或者更靠近目标市场,或者更靠近供应链,或者更具成本优势的地方。

变化3:以精益制造为基础的降本增效活动会更加普遍

由于面临总体成本(主要是人工成本、税费成本、环境治理成本)的逐渐升高,最近几年来,中国的制造业企业都在不同程度上进行降本增效,无非是尽量减少用工、尽量不再花费不直接产生效益的费用(不少企业开始砍培训费)、生产车间进行精益化实践,具有更强精益思维的老板引进日本、德国,乃至韩国的咨询顾问展开持续的精益制造及生产改善,从车间现场、生产工艺到供应链管理、营销管理、物流管理等价值链各个关键环节全面展开。但是,还是有不少制造业心怀侥幸,甚至觉得搞精益制造本身还要花费很多钱,宁可经营环节产生浪费,也不愿意系统的进行精益制造实践。

疫情之后,价值链全环节的精益制造可能会成为制造业的主流共识,因为成本问题仅仅靠砍掉培训、少花交通费解决不了的,因为最重要的浪费环节依然如故,只有建立系统化的精益理念和现实的总体实践,才能有效的降低总体成本。我看到有些制造业企业,产品的毛利很高,但是净利润极低,甚至20%以上的毛利竟然没有利润。可想而知,其成本控制意识是怎样的了。疫情导致停工给所有制造业老板上了一堂血淋淋的危机课程,必须会使经营者的成本观念发生变化,从而使得精益理念深入人心。

变化4:以提高价值链能力为目标的产业重组成为必然

疫情过后,中国制造业可能会出现一个意料之外的变化,就是以提高价值链能力为目的的产业重组活动会增加,因为有的企业可能为疫情而出现生存危机,特别是中小企业,很难靠一己之力恢复经营,只能接受重组,而有的实力较强的制造业企业可能也会趁机“抄底”,利用这个机会强化自己的价值链控制能力。有人提出“抱团取暖”,其实,这是个伪命题,从历史的角度,一旦出现危机或经营困境,所谓抱团取暖都是死路,一批经营困难的制造业抱在一起不是更困难吗?自救,更是个伪命题。如果能自救的话,那就不是困境了,最多叫困难。面对困境,中小企业只有“傍大款”或者找到外部的强大依靠力量才能有活路。


在中国,要么靠政府出面解救,政府能出面的,最多是减点税费,解决不了你的生存问题,如果是政府补贴,能够拿到补贴的更是极少数,更解决不了大批量的中小企业存活;要么靠合作伙伴,而这样的合作伙伴必须是实力雄厚的生意伙伴或者资本伙伴,否则,他们自己都自顾不暇,怎么能够顾得了你的死活。

变化5:以强化现金流为核心的经营模式会受到追捧

几乎很多老板都知道,现金流的重要,但是不遇到深刻的危机,就不会有亲身的感受,此前,很多制造业明知道现金流重要,但是在现实经营者依然是搞人海战术、搞资产战术,尤其是一些上市公司,他们凭借着相对容易的融资能力以及股东资金不花白不花的心态,不断扩张,对于全价值链的精益制造不大买账,一旦遇到危机,往往出现资金链断裂情况,这一点在最近几年崩盘的上市公司已经看出端倪。更为可笑的是,一批没有上市的中小制造业企业也是大手大脚,搞这个经营搞那个经营,就是没有现金流战略。一旦遇到危机,立刻崩盘,然后将原因归结为“环境不好”。

各位,如果环境总是很好,要经营能力干啥?我想,疫情过后,亲身感受危机教育的制造业老板们会有不少人觉悟过来,“现金为王”不是说说的,这一定是制造业经营的一条铁律。

疫情可能会成为制造行业之危,但数字化转型又必然成为企业之机


疫情的到来,使得众多中国制造企业面临被迫停产的窘境,而全球制造业的发展不会因为任何区域性的停工而停滞不前。包括丰田、现代等多家企业已经开始紧急扩大在本国内和东南亚的采购规模,以应对中国制造企业的产能不足,这将对中国制造企业在全球制造业供应链中的地位产生较大的挑战。面对可能存在的产能替代危机,需要国内制造企业以更加前瞻的布局去应对国际形势的变化,以保证我国制造业在国际竞争中继续保持独特的优势。

面对这样的情况,加快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才是企业自救的良药。智能工厂在应对疫情中展现了独特的优势:智能化生产系统不仅提升了生产效率,更在特殊时期,实现了疫情防控和稳定生产的有效平衡。通过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的导入,实现完全自动化,不需要人工参与也可以完成生产。能够在危急时刻逆流而上的企业都是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先锋,突如其来的危机可能会进一步加快企业转型的步伐。

工业互联网将继续通过工业经济全要素链、全产业链、全价值链的全面连接,支撑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进一步通过不断催生的新技术、新模式、新产业重塑工业生产制造和服务体系。而工业互联网发展的重点,将下沉到产生工业数据的生产一线,以边缘计算为主要方向助力工业数据的智能化流动,以云边协同的形式更加精准的服务工业企业以及工业互联网上的各类需求端。


如此看来,数字化转型已然成为解制造业燃眉之急的良方,希望企业主们能够明确数字化转型意识,加速拥抱新一代信息技术,推进以数字孪生、虚拟生产为抓手,明晰制造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路径,成功转型!

所有我们在冬天失去的,一定要在春暖花开的时候赢回来!

作者:讯商软件

这文章不错
53
这文章很差
1